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专家观点
于婷等:环境规制政策情境下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认知对养殖户参与意愿的影响分析
发布时间:2019-09-16  浏览次数:  来源:《中国农村经济》  

一、引言


 

新时代背景下,促进畜禽养殖业绿色发展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命题(司瑞石等,2018)。近年来,中国畜禽养殖业得到快速发展,规模化养殖水平显著提高,畜禽养殖结构逐步优化升级,保证了畜禽产品的有效供给。但与此相伴生的大量畜禽养殖废弃物并没有得到合理有效的利用,成为中国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的重点和难点。为防治畜禽养殖污染,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中国政府颁布了一系列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政策法规,为实现畜牧业的转型升级和绿色发展提供了保障。然而,在实践过程中,养殖户对政府相关政策法规的认知程度较低,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相关政策的实施效果(杨慧芳,2013)。同时,养殖户作为畜禽养殖废弃物治理的实施主体与最基本的微观决策单位,他们对畜禽养殖废弃物无害化处理的意愿是促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关键(孔凡斌等,2016),直接影响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顺利实施以及实施的程度和成效,进而影响畜牧业绿色发展和转型升级。


 

多数学者在围绕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对养殖户的行为意愿进行研究时,往往将农户的环境认知程度作为影响因素之一(例如刘雪芬等,2013;宾幕容等,2017;王颜齐、郭翔宇,2018;黄炎忠、罗小锋,2018)。也有一些学者对农户生态环境认知及其行为不一致的现象进行了分析。虽然现有研究为相关政策制定提供了科学依据,但也存在着一些可待完善之处。一是已有研究仅仅将养殖户的主观认知作为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参与意愿的众多影响因素之一,而没有在控制外在客观因素的基础上,将养殖主体的主观心理认知与参与意愿之间的关系做进一步的深入研究。二是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行为是在政府环境规制政策背景下进行的,分析养殖户的参与意愿和行为无法脱离当前的政策背景,已有研究较少将政府环境规制政策和养殖户认知—参与意愿关系纳入同一个分析框架内。因此,养殖户是否愿意参与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行动、养殖户对相关问题的认知水平对其参与意愿的影响机制及程度、政府的环境规制政策发挥怎样的调节作用,这些都值得进一步探讨,也是本文的逻辑起点。


 

二、理论分析和研究假说


 

(一)理论分析

农户行为理论认为,农户的生产行为是一个系统化的决策过程,作为理性经济人,农户会基于自身的价值观与偏好评价生产行为的结果,然后选择最能实现期望效用最大化的行为。畜禽养殖负外部性的存在造成了养殖主体以外其他个体社会福利的下降,而出于个人或家庭收益最大化的目的,养殖户往往不会主动去考虑养殖活动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环境的公共物品属性致使本应由养殖主体承担的环境成本却成为全社会的共同成本支出,社会整体收益被养殖户个体无偿占有,导致社会整体福利下降。外部性理论与公共物品理论为政府实施环境规制政策来解决养殖户畜禽养殖过程中的环境污染问题提供了充分的理论依据。在环境规制政策情境下,养殖户如何实现环境约束与经济收益最大化之间的平衡,以及环境规制政策以何种方式影响到养殖户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行动的认知和参与意愿成为亟需研究的问题。


 

另外,部分学者从认知行为学角度提出了许多理论模型来研究人们的行为意愿,并识别出与行为意愿相关的社会心理结构,例如计划行为理论、激励保护理论等。这些理论在农业和农村发展的背景下也具有很大的适用性。因此,借助认知行为学的理论方法考察在环境规制政策情境下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认知和行为意愿具有重要的政策实践意义。


 

(二)研究假说

首先,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认知会影响其参与意愿。养殖户对于畜禽养殖废弃物对周围大气、水体、土壤造成污染以及是否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的认知情况会影响养殖户的环境保护意愿(张郁、江易华,2016)。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前景认知是指养殖户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的认知程度。一般来说,个人对某一行为的积极态度会导致其更大的行为意图(Gao et al.,2017)。养殖户对近年相关部门贯彻落实的一系列环境保护和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政策的了解程度也会影响到养殖户的养殖行为和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参与意愿。


 

其次,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的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认知——参与意愿关系存在调节效应。目前促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政策措施可概括为两类:一类是约束性环境规制政策,此类型政策的基本特征是政府等监管部门以罚款和关停等命令强制性手段约束养殖户行为;另一类是激励性环境规制政策,此类型政策的主要特征是政府以粪污处理设施补贴和技术培训等措施确保养殖户能便捷而科学地进行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无论是约束性环境规制政策还是激励性环境规制政策,其主要目的是规范和激励养殖户参与畜禽粪污的资源化利用,实现养殖场畜禽养殖废弃物的达标处理。基于以上分析,本文提出如下假说:


 

H1: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大气、水体、土壤污染认知和健康危害认知对其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参与意愿有正向影响。


H2: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前景认知对其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参与意愿有正向影响。


H3:养殖户畜禽养殖环境保护政策认知和财政补贴政策认知对其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参与意愿有正向影响。


H4: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认知—参与意愿关系存在调节效应。


 

三、数据来源与描述性统计


 

(一)数据来源

本文所采用的数据来源于加快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政策研究课题组于2018年9月~12月在山东省、河南省和四川省所开展的调查。不同省份、不同养殖规模和养殖品种的养殖户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认知具有差异。为了能大体了解全国主要养殖区域内不同养殖规模和养殖品种的养殖户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认知情况,课题组基于科学性、可获得性和多样性原则,采用随机抽样的方法收集数据。本次调查共发放380份问卷,实际获得有效问卷342份,有效问卷率为90%。


(二)描述性分析

在个体特征方面,83%的受访者为男性,54.1%的受访者的年龄在45~59岁之间,初中水平的受访者占48.5%,风险偏好以保守型为主,占49.7%。在畜禽养殖生产经营特征方面,78.1%的样本养殖户养殖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例在41%及以上。养殖年限以11年及以上的样本养殖户居多,占43.3%。散养户、养殖专业户和规模化养殖户分别占样本总数的18.1%、41.8%和40.1%。山东省、河南省和四川省调查样本的占比分别为35.1%、31.6%和33.3%。


 

四、实证分析结果


 

(一)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认知对其参与意愿的影响

总体来看,除了假说H2,其他假说均全部或部分通过了检验,结果与理论预期一致。具体而言,假说H1验证表明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水体污染认知对其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参与意愿有正向影响;但养殖户对畜禽养殖废弃物大气、土壤污染认知和健康危害认知对其参与意愿的影响并不显著。可能的原因在于:养殖户受传统粪肥观念影响,认为粪肥不仅不会造成土壤污染,而且还有利于土壤改良。假说H2验证表明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前景认知对其参与意愿的影响并不显著。可能原因是,当前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具体推行实践过程较短,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效果尚未显现,使养殖户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前景持观望态度。假说H3验证说明,养殖户畜禽养殖环境保护政策认知和财政补贴政策认知对其参与意愿均有正向影响。


 

同时,本文检验了养殖户个体特征和生产经营情况对其参与意愿的影响。受访者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养殖年限以及养殖户的养殖专业化程度和组织化程度对其参与意愿的影响均不显著。可能是由于当前中国养殖户文化程度较低、规模以下养殖户居多、养殖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较低、未加入养殖合作社的受访者居多。与四川省相比,山东省畜禽养殖户较不愿意参与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行动。可能是因为,山东省有一半的样本养殖户饲养蛋鸡和肉鸡,四川省有2/3的样本养殖户饲养生猪,而鸡粪相对于生猪粪便较易处理,且肥料化程度较高,因此山东省的蛋鸡和肉鸡养殖户参与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意愿并不强烈。另外,养殖户养殖年限和养殖专业化程度对其参与意愿均有正向影响。


 

(二)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认知—参与意愿的调节效应

本文分别以约束性环境规制、激励性环境规制政策均值作为分组标准将样本分为两组:环境规制政策高于均值组和低于均值组。在高于均值组与低于均值组中,本文以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认知为自变量,以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参与意愿为因变量,分别进行多元有序Logistic回归,并比较不同组别系数的显著性变化来考察调节变量的作用效果。


 

假说H4的验证说明,约束性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水体污染认知—参与意愿关系、环境保护政策认知—参与意愿关系存在显著的正向调节效应。激励性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环境保护政策认知—参与意愿关系存在显著的正向调节效应。约束性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财政补贴政策认知—参与意愿关系的调节效应并不显著。激励性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水体污染认知—参与意愿关系以及财政补贴政策认知—参与意愿关系的调节效应也不显著。另外,约束性环境规制政策和激励性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大气污染认知、土壤污染认知和健康危害认知—参与意愿关系以及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前景认知—参与意愿关系的调节效应均不显著。可能的原因是:一方面,近年来日益增加的环境污染治理压力会有效提高养殖户对畜禽养殖水体污染的认知程度,进而促使养殖户采取有效方法防治畜禽养殖水体污染。但养殖户受传统粪肥观念的影响,一般意识不到畜禽养殖废弃物对空气、土壤和人体健康的影响。而当前的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繁琐的财政补贴审批过程,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抑制养殖户参与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积极性。


 

五、研究结论与启示


 

基于山东、河南、四川三省342户养殖户的问卷调查数据,本文建立多元有序Logistic模型,研究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认知对其参与意愿的影响,并引入环境规制政策作为调节变量,分析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认知—参与意愿关系的调节效应。结果表明:①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水体污染认知、环境保护政策认知以及财政补贴政策认知对其参与意愿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其中,财政补贴政策认知对养殖户参与意愿的影响最为显著。②约束性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水体污染认知—参与意愿关系以及环境保护政策认知—参与意愿关系存在显著的正向调节效应。激励性环境规制政策对环境保护政策认知—参与意愿关系存在显著的正向调节效应。但约束性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大气污染认知、土壤污染认知、健康危害认知—参与意愿关系和财政补贴政策认知—参与意愿关系、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前景认知—参与意愿关系的调节效应均不显著。激励性环境规制政策对养殖户畜禽养殖废弃物大气污染认知、水体污染认知、土壤污染认知、健康危害认知—参与意愿关系的调节效应不显著,对财政补贴政策认知—参与意愿关系以及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前景认知—参与意愿关系的调节效应也不显著。

 

 

 

本文研究结论可为政府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提供以下几点建议:第一,政府应通过大众传媒、讲座培训等途径和方法提高养殖户对畜禽养殖大气、土壤污染和健康危害的认知。第二,政府在制定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政策和财政补贴标准时应考虑到政策受众的需求偏好和差异性。第三,在具体环境规制政策制定和实施过程中,政府应保证畜禽养殖和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政策推进的连贯性和稳定性,为养殖户畜禽养殖和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提供稳定的心理预期。

 

【打印此文】【加入收藏】【关  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江苏省农业农村厅 江苏省综改办
建设单位:江苏省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南京南大尚诚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4-2015 jsnc.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备14007976号-2
今日访问: 总访问量: